树上那一抹绿,远去了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04 17:50
  • 人已阅读

地板下的小人读后感 从《地板下的小人》里我读出了“心酸”。地板下的这些靠被人们疏忽、淡忘的小零小碎度日的小人,用废信糊墙,邮票成了装饰画,药瓶盖当凳子,火柴盒做五斗柜,吸墨纸成了最佳的地毯,别针是门闩,也能够当晾衣绳;澡盆也有,是个小盖碗,冷热水呢?他们用管子接上了下面厨房的锅炉! 总之,家里想不起来的货色他们全派上了用场。吃的?更不愁,人们掉下的马铃薯渣、面包屑,够他们吃上半载,还有酒喝;女儿有书看,爸爸还楦鞋子——日子过得粗陋,倒也衣食不愁——一切这些,都是他们趁人不备,向下面的人“借来”的。但他们的作态几乎与人如出一辙。 勤劳的妈妈倾慕虚荣,总嫌不敷好,把地板上的世界当做了大堆栈,老丁宁爸爸下来借这借那。当时又疼爱丈夫上了岁数,腿脚不灵便,会被人发觉了去。做爸爸的,任劳任怨,变着法儿充实家里。日渐长大的女儿阿丽埃蒂为了给家里分忧,也想去学“借货色”。 但面临孩子,“借货色”这个家族代代相传的仅有的营生手腕,成了一个躲躲闪闪、不光彩的风险字眼。由于对叔妯的不满,对邻里的嫉恨,都敌不外“被人瞥见”这个人生最大的忧虑。他们向女儿灌注的是,地板上住着的是人渣,喝那么多汤,吃那么多货色,是要死绝的。 这一家三口的运气也毕竟悬在了讲故事的人嘴边。全日在地板下战战兢兢过日子的这一家,特别是巴望阳光与自在的小姑娘阿丽埃蒂。如果你也常常为找不到针头线脑、铅笔橡皮之类的小玩意懊恼,没准你家的地板下也住着如许一家小人,嘘,别八面威风的,惊动了他们——他们不外等于借借货色罢了。